claire黛欣燃:[转]在五台山见到龙的真实经历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四海新闻网 时间:2020/05/26 14:46:28
我们的祖先不会变态到去造一些根本不存在的东西来愚弄和欺骗后世子孙的。 我之所以这样说,是根据我1994年时在五台山的亲身经历。在此郑重声明:以下所说,绝对属实,若有虚言,必遭报。

若有不信者,这是你的自由,但是请勿出言侮辱,讥讽。

我是80年出生的,不过使我感受最深的就是工人"下岗",因为不知不觉间,父母都没有了工作,母亲常年在家,父亲则到处给人打工,在1994年那时,我家每月收入不过五六百块,刚够吃穿用,没什么积蓄,几乎是挣多少花多少,谢天谢地,幸好那时还没有教育产业化,不然我可能就没机会写这篇东西了。在那年暑假,我在家闲着,我老妈在家闲着,老爸刚从一份工作下来,也在家,也就是一家三口无所适事。由于一家三口都信佛,平时和周围一些信佛的人有一些来往,就被几个居士和非居士的信佛人邀请一同去五台山朝圣,因为听说五台山过几天要举办一个法会,反正在家也无事做,不如结伴去看看。家里没有多少钱,不够三个人一起去,最后只能决定留下老妈看家,我和老爸带了三百块钱,带了点水干粮和十几个鸭蛋随众人坐了一夜火车去了太原。到太原后又坐了七小时的长途汽车来到了五台山,这一路不停坐车累的我够怆,真是吃什么都不香。在上山的小巴上遇到一个老尼姑,在知道我们都是从天津来五台山朝圣的之后,就送给了我们每人一个挂着观音像的项链。到山上后,我们进了一座大庙,具体什么名字我已经不记得了,不过和这个大庙同在一个山头离着不远有一个小庙,叫做七佛寺,是专供文殊菩萨的。现在想想那个大庙,应该不是五郎出家的,呵呵。

到庙里时已经是傍晚了,大概到了晚上九点多时人家要关庙门了,让我们出去。大家都知道出去就要找旅馆过夜,五台的小旅馆很贵的,一个四人间里的床位好像就要25,而且什么生活设施都没有,所以大家都坐在大雄宝殿的檐下没有动。这天天上一直都下着小雨,小和尚一看我们没有走的意思,就把我们带到一个管事和尚的屋里。老和尚一看我们这帮人里有几个小孩,而且外面还下着小雨,就让小和尚帮我们安排了住处。和尚们住的地方很干净,睡的是大通铺,就是床很长的那种,可以并排睡十几个人。睡到早上4点多钟的时候,和尚们开始起床到大雄宝殿去上早课,我虽然不想起来,可没办法,大家都一起跟去了。唉,当和尚真的很辛苦,早上4点多就要起床!!! [pagesplitxx]
进到大雄宝殿之后,我们就站在了和尚中间开始听他们念早课,司乐的和尚敲起了乐器,所有人像大和唱一样抑扬顿挫的念起了经文,非常整齐。这种声音很好听,虽然我根本没听懂他们倒底念的是什么。早课过后,开始到食堂吃早饭,当然吃的是全素,不过他们的素菜做的非常好吃,管伙食的僧人们一定手艺高超,这种味道家里一定做不出来。已经不下雨了,不过天还阴着。饭后,我们一行人就开始在庙里游览,每个殿堂都要看一看,拜一拜。庙里都转过了一圈后,就又回到了大雄宝殿前面的广场,这里视野很开阔,可以看到远处连绵起伏的群山,在这里休息的游人很多。

这时大概是上午九点半左右,神奇的事情终于出现了。

正对广场的方向,可以看到几座大山,都是要爬上去需要两小时的那种。就是从那里传来了隆隆的很闷的雷声,并伴随着好像鼓的声音,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十分低沉,让人听的很清楚。这时,广场的人群开始沸腾起来,很多人都说着:“看,龙。”我们所有人都向那边的山看去,果然是两条龙形的黑云,一上一下从那边的山后转了出来。两团长长的黑云所形成的形状和我们记忆中的龙是一样的,头上有角,嘴前有须,而且还都含着一颗珠子,巨大且长的身躯慢慢的从山后转出,向前飞行。虽然是由云形成的,可一切都是那样的清晰,我相信那是龙让黑云披在自己的身上。两条龙向前飞行了大概有五六分钟左右,转进了另一座山后,就再也看不见了。两条龙有多长呢?龙身的长度比山要宽好几倍。这时,广场上的人们都在不停的议论刚才看到的事情。不过,这只是一系列演出的开始。

两条黑龙消失后没有多久,就有人呼喊大家抬头向天上看。本来整个天是阴沉沉的,都被乌云覆盖着,只有我们头顶上一片圆形的天空没有乌云,是透亮的。就是在这片圆形的空间里开始出现一朵朵的白云,和周围的乌云形成鲜明的对比。最先出现的一朵白云形状慢慢变化,最后固定成了观音菩萨打座的姿态,容貌清晰可见。这时,人们大多开始合掌念佛,抬头看着天上,观音出现后没多久,其余白云也开始变化成各位佛菩萨的形象,有文殊,普贤,佛祖如来等,还有许多我不认识的。其中如来佛祖的姿态是睡着的,躺在一朵云上,也就是卧佛。其中一朵云中长出了一棵树,有人说那就是菩提树。最特别的是普贤菩萨,骑着一头象。

相信大家都看过周星驰演的《功夫》吧,在影片最后有一段他飞上天后站在一只鹰的背上,在他旁边是一个清晰的云形的如来佛祖。我看到的就如同影片所表现的那样清楚,不知周星驰是不是也有过这种奇遇,所以想到这样一个镜头。


这种异象一直持续了十几分钟才慢慢消失,现在回忆起来还历历在目,这应该不是我的幻觉吧,因为看到的不只是我一个人呀,当时站在广场上的所有人都看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