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欣欣香港嫩模:韩武力扣押三艘中国渔船 海警动用催泪弹(图)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四海新闻网 时间:2020/05/29 08:36:52

韩联社照片显示,韩国快艇靠近时遭中国渔船抵抗。
韩国海洋警察23日称,韩方扣留了3艘“非法作业”的中国渔船以及31名中国船员。在韩国媒体的描述中,中国渔民的“暴力抗法”有如海盗,他们用铁锹和木棒进行“武装抵抗”,韩国海警则从直升机上发射催泪弹将其制服。中国渔民因为越境到渔业资源更为丰富的韩方海域捕捞,遭韩方扣留的事情一年可能发生上百起。据中国学者吕超对《环球时报》介绍,两国就此已有成熟的处理方式,但此次韩国出动舰艇、直升机与中国渔船作战明显是过激行为。而真正让人担心的是,韩方打击力度越来越大,罚款额度越来越高,中国渔船的抵抗就越来越激烈——这种恶性循环正在中韩海域形成。“渔民问题最终上升为外交问题,并在各自国内激起民族情绪,这才是两国在一段时间内都可能面对的持续性难题”。吕超23日对《环球时报》说。
韩国海警用催泪弹制服中国渔民
    韩国全罗南道木浦海洋警察署23日称,已经扣留了3艘“非法作业”的中国渔船及31名中国船员。鉴于中国渔民进行了“武装抵抗”,因此决定要对这些船员进行“司法处置”。截至本报发稿时,未能从中国驻韩国使馆获得相关的信息。
韩国YTN电视台23日报道说,根据当地警方发布的消息,被扣留的这3艘渔船为30吨级渔船,当时正在新安郡可居岛西面30公里处进行非法捕捞作业。目前,对他们的调查正在进行中。
据韩联社报道,22日下午6时15分左右,正在空中巡逻的韩国海警直升机最先发现了这一情况,并随后通知附近的大型舰艇出动。大型舰艇在接近中国渔船时放下快艇试图登船,但中国渔船用绳索相互串联在一起,船员用铁锹和木棒进行“武装抵抗”。报道称,韩国海警从直升机上发射催泪弹和照明弹展开“立体作战”,并于1小时后截获1艘渔船,随后另外2艘渔船也被截获。海警表示,对这些“暴力抗法”的中国船员将以“妨碍执行特殊公务”等嫌疑进行“司法处理”。
不少报道此事的韩国媒体像纽西斯通讯社一样,在标题中突出了中国渔船的“激烈抵抗”。该报道称,中国渔民在看到韩国警方高速艇接近后,为了“显示势力”才将渔船捆绑在一起,并进行“激烈抵抗”,导致韩国海警耗时1个多小时才将其全部抓获。据报道,今年木浦海警已经抓获了69艘非法作业的中国渔船,并处以14.3亿韩元(约合796万元人民币)罚款。这一消息也引起同样与中国有过渔民争端的日本媒体关注,日本共同社和《产经新闻》迅速转引了这条新闻,报道调子和韩国媒体如出一辙。
事实上,就在两天前,还发生过一起中国渔船集结与韩国海军军舰对峙的事件。据韩联社21日报道,当天上午10时35分,在全罗南道新安郡红岛西北方向30公里海域,韩国海警抓获了3艘侵犯韩国海洋经济专属区的渔船,并扣留27名中国船员进行调查。报道称,在抓获中国渔船的过程中,另有20多艘中国渔船集结在一起,韩国海军舰艇发出警告喊话后中国渔船散开,整个过程中没有发生冲突。
韩国西海渔业管理团一位相关人士对韩联社说:“今年已经抓获侵害韩国海洋经济专属区的中国渔船74艘,准备再投入3艘至4艘国家渔业指导船进行集中执法。”
辽宁社会科学院朝鲜-韩国研究中心主任吕超23日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中韩就争议海域的渔业问题有比较清楚的协定,且中韩渔业谈判已有大致框架,韩国此次出动舰艇、直升机与中国渔船作战实属荒谬。中国渔船因越界捕捞被韩国方面扣留的事件一年发生上百起,两方实际就此已有成熟的处理方式,韩方此次的剧烈反应非常罕见,明显采取了过激行动。
    中韩渔民冲突的“恶性循环”
中国渔船非法捕捞在韩国西部海域最为严重,而经常发生冲突的黑山岛海域算得上是重灾区。上个月29日,韩国海警就曾在黑山岛海域扣押一艘中国渔船,今年1月份也曾在新安郡黑山岛、可居岛邻近海域扣留4艘中国渔船。2008年9月,一名韩国海警在执行管制任务时,被中国船员用钝器击中落水死亡,出事海域也正是新安郡可居岛海域。
据了解,中韩之间还没有进行正式的海上划界,相应的,黄海海域内,两国的专属经济区也还没有确定。两国间的《中韩渔业协定》实质上就是在渔业领域达成的向专属经济区管理制度过渡的办法。对存在争议的海域,双方渔船进入暂定措施水域作业必须得到政府主管部门许可,并报备给对方。而在没有异议的韩、中专属经济区,要进入对方的专属经济区捕鱼作业,必须得到对方国家同意。
中国渔船前往韩国海域捕捞的最重要原因是,韩国西部海域号称黄金渔场,且距离中国不远,如黑山岛距离青岛也就450公里,这里堪称韩国三大渔场之一,各种渔业资源非常丰富。因此,从山东半岛的青岛、威海、石岛等地出港的中国渔船经常利用晚上和凌晨时间在此捕捞。据韩国《东亚日报》报道,来自海警的统计显示,最近5年共有2200余艘中国渔船被韩方扣留,甚至引发中韩外交矛盾,而中国船员的暴力抵抗也日渐猖狂,堪称“海盗水平”。
据《环球时报》记者了解,这一情况出现的原因是,随着韩国渔民对中国渔民“非法捕捞”的抱怨越来越多,韩国警方的打击力度日渐增大,罚款额度也越来越高,少则500万韩元,多则3000万韩元。一些中国渔船担心被抓罚款,就想方设法抵抗,而抵抗越激烈,韩国的打击力度也越大,从而形成了恶性循环。同样来自韩国海警的资料显示,在最近5年,韩方对中国渔船的罚款总额达294亿韩元。即便按现在的汇率计算,也有1.64亿元人民币。
吕超认为,外界很难不把韩国的姿态和南海冲突的现状挂钩。他说,中国渔船与泰国、菲律宾等几国频有冲突,中国周边海域的情况愈趋复杂,在一些国家刻意挑起南海问题之际,中国渔船很容易成为“靶子”,所以中国渔民出海应该加强法律意识。
不过,吕超提醒说,此前类似摩擦均靠相应机制处理,解决起来并不困难,但现在渔民问题越来越上升到外交层面,且在一些国家激起了民族情绪,打破了两国国民间的信任感,这可能成为两国在一段时期内都将面对的持续性问题。
“韩国的决策更多基于半岛本身”
23日,另一条有关中国的消息似乎更为吸引韩国媒体关注。韩国媒体纷纷报道中国副总理李克强抵达平壤访问的消息。按照日程安排,他还将于26日访问韩国。
韩国《韩民族新闻》23日评论说,接连访问朝韩在中国外交中实属罕见。韩联社当天详细介绍了李克强抵达平壤机场后发表的书面讲话内容,并表示,中国领导人有可能就重启六方会谈和朝核问题替朝鲜向韩国传达某种信息。
法国欧洲新闻电视台称,去年中韩渔民冲突一度影响了两国关系。近日中国官方加强活动,力图推动朝核问题六方会谈重开,此时此刻再度发生渔船冲突事件,韩方如何处理和中方如何应对,可能对六方会谈的前景构成影响。
中国国际关系学院教授杨伯江23日对《环球时报》记者说,韩国不像日本的制华战略那么明确,它的决策更多基于半岛本身,且经济关系已成中韩关系之船的压舱石。韩国此次在越界渔船问题上小题大做,暴露出其外交缺乏整体协调性。但从其国内迎接中国领导人到访的积极声音可以看出,韩国应该不愿此事件影响中韩关系。
吕超说,近段时期中韩关系发展顺畅,处在稳定和良好的阶段,但韩国这种做法必然对两国关系造成不利影响。如果这一事件不能尽快妥善解决,韩国坚持过激处理一意孤行,不能排除此事演变成影响两国关系的节点。(本报驻韩国、日本特约记者 李大明 韩风烈 孙秀萍 ●本报记者 刘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