欣杨kitty十部下载:如何帮助患癌的亲人稳定情绪、确立信心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四海新闻网 时间:2020/05/26 13:24:57

如何帮助患癌的亲人稳定情绪、确立信心

  [收藏] 2011-10-21 10:39标签:分类:何裕民谈肿瘤

如何帮助患癌的亲人稳定情绪、确立信心

人为什么会生癌?或者是生活方式不合理,或者是情绪不好,或者是心理长期失衡。所以,要帮他仔细分析。找到一个事物发生的根本原因后,再告诉他为什么会这样,然后,再指点他怎么做才会更好,全面细致地帮助他解决一些问题,包括疼痛、情绪低落等症状。

告诉他,两类癌症患者通常活得很好

经验告诉我们,癌症治疗的第一步,首先是帮患者一把,从认知上、心理上、情感上,帮助患者。下面,我会为大家提供一些具体的方法。

我们注意到癌症康复最好的有两类人:一类是特别糊涂或大智若愚的人。

我特别喜欢治疗农村的老大妈、老大爷,也许他们的病常常比较重(因为病情轻一般不会来上海)。但是给他调整、治疗后,病情都会较为稳定。因为你这位上海大医生告诉他:“没什么问题,你是炎症(或其他什么病),回去好好吃药,就会没事的。”他通常会信以为真,高高兴兴地回去了,几年以后,都还活得好好的。

其实,那种自己心里很清楚,天天提心吊胆、时时紧张,吃睡都成问题,嘴里还说不怕的患者,根本没法从容理性地治疗。

处于中间一段的患者,天天都处于惶恐不安的状态。他为什么惶恐不安呢?因为他恐惧,因为他害怕。那么,医生怎么去帮助他呢?用专业说法来说,就是要帮助癌症患者解开心里的死结。这些问题不解决,就算积极进行治疗,效果都会大受影响。

因此,对肿瘤患者和对一般疾病患者的治疗完全不一样。第一步是要帮助肿瘤患者稳定情绪、确立信心。要明确地告诉他:癌症是一类慢性病,生了癌需要积极理性地治疗。

美国乳腺癌患者绝大多数可以长期活着,90%以上可以活5年以上。肝癌患者中国长时间活着的也有很多。比如一位海门的患者,患肝癌已经活了19年了,中间还有过复发。还有,我治疗的胰腺癌患者最长活了20多年了,现在82岁了。

所以,癌症患者生了癌以后,只要积极治疗、理性对待,就可以走出阴影,就可以像那些得了癌症仍长期生存的人一样,活得很好、活得很长。

《走出冬季》一书中,记载了许多真名真姓的癌症案例。

案例之一:

我叫李清溪,洛阳人,现年60岁。2006年元月10日检查身体时发现左肺上叶上面有一个4.9×5.9厘米的肿块,被确诊为左肺鳞状细胞癌,当时真如五雷轰顶,天旋地转,头脑一片空白。心想完了,常言说“十个癌九个埋,剩下一个不是癌”。这玩意儿咋整啊?元月17号进行手术左肺全切,意想不到的是手术时喉返神经被切除1Cm。说话已发不出声音。主刀医师说我康复后说话也不会再恢复到从前的声音了。

由于种种原因,返回家后情况非常不好,出现了手术并发症。胸闷,咳嗽,咳不出来,咽不下去,那叫一个粘啊,连团圆饭都不能吃。没有办法,吃了不少中药,野生灵芝水也喝了,均不能解决问题。给医院打电话,让过几天回洛阳复查。眼看我一天天的消瘦,家人万分着急,那个春节都不知道怎么过的,谁叫咱得的是癌症呢?谁还能有办法呢?

这期间,我儿子买了本书叫《肺癌》,我是无意中看到的。这本书里说鳞癌对化疗药物不敏感,也就是说不起作用。化了也白化?于是我推迟了化疗时间。这时,我的一个朋友拿着一份《洛阳晚报》对我说:“上海中医药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何裕民2006年4月9号到洛阳来讲座,专门搞肿瘤方面的治疗与预防。”当时,我是抱着试一试的态度去听讲座的,真是不听不知道,一听真奇妙,讲的道理即深奥又通俗易懂。当即我就掉下了眼泪。

听何教授这么一说,我还真有了生存的希望了。因那时我的身体很弱,家不住洛阳,还要赶着回去,大伙让我提前看。当时不能说话,没法语言交流,病情及治疗过程只能靠手写。何教授问术后放化疗没有,我写没有,“没放化疗,就对了。”何教授诊断后对我说:“放化疗对你的癌症不敏感,这种情况下还做放化疗,不仅意义不大,而且还会进一步摧垮免疫系统,恶化体内微环境,给肿瘤复发转移创造条件。”接着给我开了21付中药方,还有中医药片剂。他说你先吃着好吗?有什么问题与我联系,随即给我写了他助手的联系电话。我先拿了中药,配着成药吃,这才叫不吃不知道,一吃真奇妙,简直是妙不可言。我吃了三天的药,气管特舒服、特清楚,像含了块薄荷冰糖似的。

第9天,奇迹出现了,那天是星期天,我往家里打电话,我爱人接电话。

“你是谁呀?”

“你连我的声音都听不出来吗?”我听后已止不住泪流满面。待听出是我的声音后,她大喊:“孩子们快来呀,你爸会打电话啦!”只听电话那头孩子们大喊:“爸爸!爸爸!”孩子们高兴地嗷嗷叫。

我爱人抱着电话,说:“老李呀,你知道这些日子你有病,有多少人为你流泪吗?我为什么在你面前没有掉过泪呢?这种病最怕生气,不能有心理压力,需要有一个好的心情。老李呀,你能理解吗?”说着说着,已是泣不成声了。

我急着说:“理解,太理解了,你别哭了。”我知道很多看我的人,在我面前都忍不住哭了出来,“你看我吃何教授的药这不是好了吗?”

她说:“我哭什么呀,我这是高兴。”

内蒙古一朋友接到我的电话,都愣住了,没想到我这么快就能说话了,还和以前一模一样。

在西医完全束手无策的时候,中医给了我生存的希望,活着,真好。

我想告诉大家:得了癌症别害怕!

案例之二:

我叫李橙香,南通人,退休工程师,2003年(73岁时)对我来说,是人生道路上面临生死抉择关键的一年。这一年3月15日,被确诊为前列腺癌。这突如其来的恶讯,真是晴天霹雳。

尽管治疗了,我的病情还在一天天地急剧变化,右肺骨头疼痛,折磨得我难以忍受,脸色焦黄,人逐渐消瘦,身体极度虚弱。

4月1日出院时,证实癌细胞已扩散到胸椎、腰椎、盆腔多处部位。病情已属晚期,生命危在旦夕,也无特效的西医药治疗。4月29日,我被迫再次住院。在再次住院期间,与我同住院的病友,磷肥厂驾驶员张xx、退休职工冯xx等和我病情相似的人朝夕相处。他们由于选择化疗放疗,相继去世。我心里很不是滋味,他们的悲剧一直在我脑海中浮现。

当我在茫茫雾海之中时,得知南通市癌友康复协会可帮助癌友走出阴影。于是,我找到了徐会长、黄郑周同志。他们热情地接待了我,帮助我、指导我正确地对待疾病、正确对待自己,并给我讲癌症不等于死亡的道理和许多癌症康复者的故事,要我树立战胜癌症的决心和信心,千万别被癌症吓倒,并给了我一些何裕民教授的资料。这些,使我茅塞顿开、如获至宝,使我看到了光明,看到了生命的希望。

因此,我与家人商量后,于7月23日,冒着高温,专车去上海请著名肿瘤专家、博士生导师何裕民教授亲自诊断。那天等候就诊的患者很多,排着队,依次轮号围圆桌而坐。当一位患者就诊结束,大家就顺时针移动一个座位。何教授坐在最右边,左边有两个助手协助工作。轮到我时,心情既紧张又焦虑。只见何教授拿起我的病历、ECT及其他片子仔细察看。把脉、望舌苔、询问病史,不放过一点疑点,那严谨认真以及和蔼可亲的态度,使我轻松了许多。

从那天起,我按照何教授开的汤药和制剂按时按量服用。两个星期后,奇迹出现了,骨头疼痛有所减轻、睡眠好转。8月26日,又去上海请何教授复诊。之后,经过三个月的治疗,脸色红润,精神大有好转。后经骨像扫描,病灶基本消失,PSA正常。

如今,我仍在服何教授开的中药,已经整整7年了,康复效果很好。

告诉他癌症只是慢性病,与其他癌症患者结成对子,一帮一

癌症当然要理性对待,不是措施越多越好。至于老年人,我们不一定要和他实话实说,也可以瞒着他。

首先,告诉他癌症只是慢性病,然后告诉他生了癌,我们可以好好地应对。还可以找一些生了癌的,病情与他差不多的、已经康复得很好的,和他结成对子。让他们互相学习、互相鼓励,这些都是很好的措施,还要经常帮助他分析,及时解开他心里的疙瘩。

我们有个患者——王先生,在事业鼎盛时期生了肺癌。他的老师是上海人,先于他患了前列腺癌,现在我们这里治疗,情况相当不错。

这个患者生病之初特别悲观。他的老师就劝导他到上海待一段时间,并介绍了一些和他一样的肺癌患者,他们这些人天天在一起聊天、玩、练郭林功、吃中药。因为他本身经历非常丰富,有各种各样的故事,他愿意和大家分享,很多人也愿意和他聊,所以他的生活开始充实起来。原来那种失落、挫折、失望、心灰意冷一扫而光。

现在他已经基本恢复正常了,变成了一个热心的采风者,到处去旅游,然后写文章。所以说,处于困境当中的人,可以找些志同道合的、和你一样同病相怜的人,通过相互激励的方式,走出阴影走向康复。

张某59岁那年被诊断为胃癌。下面就是他在《走出冬季》一书中的自述:

我偶尔看了何裕民教授的资料,何教授提出:癌症是一种慢性病,“肿瘤的治疗模式要从战争模式向和平模式转变;肿瘤治疗的原则是科学、综合、合理;治疗的“十二字方针”是“调整为先、零毒为佳、护胃为要”。这些,我是非常接受和认可的,何教授对肿瘤的这些理解不是高深的理论,而是比较通俗的、平易近人的理念,光读他的这些文章,心里就敞亮多了。

我感到癌症并不像以前想像的那样可怕,可以从各个方面来解决这个问题。

手术后两个多月我找到了何教授(此后,我一直在接受他的治疗,现在活得很好)。最大的收获是心理上的调整和医疗上的直接得益。

我先做了3次化疗,反应很大,但西医还建议我做第4次化疗,我跟何教授商量,何教授认为根据我的情况,加强中医调理,第4次化疗可以不做。

没有来看中医之前,血常规检查的各项指标上窜下跳,没有几项是正常的。

但中医治疗以后,各项指标如肝功能、血常规、癌胚抗原指标全部正常了,这让我非常信服,也坚定了继续治疗的信心。

现在,何教授让我一周只需要吃三四天的药。他说因为我已经康复6年多了。现在只是调整、巩固,你想,这对我来说,是多大的喜讯啊!

最初,何教授还介绍了一些康复了的患者与我交朋友。我印象最深的是朱春女士。她虽然比我小几岁,但当时她的胃癌已康复8年了(现在应该15年了吧?)。而且,她开刀时是明确有转移的,与她的交往,对于我当时能够走出癌症恐惧阴影,意义重大。

帮他分析原因,指点迷津

人之所以生癌,是有原因的。尽管这个原因一时间不一定说得很清楚,每个人的情况又不完全一样。但是多多少少,我们还是可以帮助他分析。为什么要帮助他分析?因为癌症是内乱,人为什么会生癌?如果原因不明,导致内乱的相关因素就难以消除。就算暂时控制了指标或肿块,内乱的祸根仍然存在。过了一段时间,往往内乱还会再发生,也就是癌症会转移复发。

所以先要告诉患者:癌症只是慢性病。对策很多,很多对策能够较好地解决问题。但要理性地、合理地、巧妙地选择与应对。

其次,要帮患者分析:你为什么会生癌?可能是生活方式不注意,可能是个性过于认真,可能是长期过于压抑自我。总之,要帮他仔细分析。用中医经典《灵枢》中的话来说,就是先“告之以其败”,就是告诉你为什么会这样。然后,“语之以其善”,就是指点他怎么走才会更好些。再次,“开之以其所苦,导之以其所便”,积极帮助他解决一些痛苦的症状等问题。

所以,对于刚刚获悉自己病情的癌症患者,尤其是心里忐忑不安、高度恐惧者,要结合其性格特点,帮他进行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