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体拆除套什么定额:歪风盛行,邪魔当道——高县上演一场异常激烈的“饭碗保卫战”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四海新闻网 时间:2020/06/04 13:00:45

歪风盛行,邪魔当道——高县上演一场异常激烈的“饭碗保卫战” [复制链接]

紫色车轮 紫色车轮 当前离线
阅读权限
10
最后登录
2011-9-23
经验
2914 点
积分
2690
注册时间
2010-5-24
精华
0
主题
772
UID
213649
帖子
826
在线时间
65 小时
威望
51 点
金币
30 枚
报料奖
0 元

VV学员

VV学员, 积分 2690, 距离下一级还需 810 积分

UID
213649
帖子
826
在线时间
65 小时
金币
30 枚
报料奖
0 元
  • 串个门
  • 加好友
  • 打招呼
  • 发消息
楼主 发表于 2010-11-25 09:36:56 |只看该作者 |倒序浏览 .pcb{margin-right:0}出租车一个上午进账55元
  “一个上午,才跑了55元!”11月22日中午,高县泰瑞出租汽车公司驾驶员陈洪林沮丧地说,早晨5点多钟就开车出门,到中午12点半,进账55元。他于2009年11月从一位姓白的车老板手中接手这辆出租车,当时花了9万多元,而那位姓白的车老板把出租车转给他后,迅速加入了“黑车大军”,很快就“致富”。


  “刚开始两个月还行,但后来随着县城黑车越来越多,出租车的生意越来越差,为了能够多跑点钱,我们只好每天很早就出门。”陈洪林说,刚接手这辆出租车时,他每天早晨6点多钟出门,一天下来,跑五六百元没问题,而现在,即使早晨4、5点钟就出门,一天累死累活,能够跑上250元就算不错。

2010-11-25 09:32 上传下载附件 (87.36 KB)

  陈洪林说,他早晨5时23分出门,在县城各个地方溜达了一圈,但有时刚有乘客要上车,那些白板面包车、改装的人力三轮就迅速抢在前面,把乘客抢走,他只能干瞪眼。“有一次,眼见乘客被抢走,我实在气不过,就跳下车来与他们理论,岂料,四周的白板面包车迅速冲到我面前,把我团团围住,我寡不敌众,败下阵来。”陈洪林懊恼地说。

  正常情况下,一辆出租车每天能够跑多少钱?记者询问了宜宾一些出租车司机,得到的答案是500元左右,长宁、珙县的出租车在300元左右。“像我们高县这样,一天累死累活下来,才跑200元左右,在全市可能都罕见。”陈洪林说。

黑车每月要交“保护费”

  “走不,宜宾!”11月22日下午两时许,在高县邮政局大门外的街上,停了一排各种颜色的轿车,一辆排在后面的川Q75092蓝色轿车热情招呼着过往行人。记者坐上了这辆“黑的”。

  “到宜宾20元,我们的总站在集义街,如果要出城,加收5元。”一上车,司机就向记者“明码标价”。不一会儿,车上坐了3位乘客。记者问他,一辆车可以装4名乘客,他只装了3个,不怕吃亏吗?他回答,他是聘请的驾驶员,只听总台安排。记者问他总台在哪儿,他说在宜宾。

  在前往宜宾路上,司机说,他们的车是挂靠在宜宾一家租赁公司,每个月都要交“保护费”1700元(含收费站的收费),在高县,像他们那样专门跑高县——宜宾的黑车有20辆,另外,还有20辆黑车是其他公司的,也就是说,每天在宜宾——高县之间来回跑的黑车共有40多辆。

  1700元的保护费都用在什么地方了呢?面对记者的提问,这位司机理直气壮地说:“交到头儿的手中呀,头儿要去打点啊,什么交通、运管,如果不把他们打点好,他们早都把我们取缔了。”记者问他的头儿是谁,他说他不知道,反正“黑白两道都吃得到”。

  “如果有人举报,怎么办呢?难道运管不来查吗?”记者笑问。“他们查了以后,得规规矩矩把车给我们送回来!”这位司机不屑一顾地回答。记者问他,高县究竟有多少黑车,他回答,大概有七八十辆左右,不过,像他们这种跑班线的轿车,一般是总台安排好的,定点接送乘客,而且路费实行定价,不需要像那些面包车,电三轮那样满街吆喝,相比较而言,他们算有档次得多。

正规车打响“饭碗保护战”


  “高县黑车太多了!”在高县庆符镇桥头,一位正在等公交车的乘客感叹道。他告诉记者,每天从早晨开始,在桥头一带停满了各式各样的面包车、改装电动三轮。“长期都是这样,一直没有管理。”这位乘客说。

2010-11-25 09:32 上传下载附件 (132.88 KB)


  就在记者与这位乘客对话之时,几辆面包车迅速冲了过来:“到贾村,3元。”司机大声吆喝着。记者注意到,每辆面包车的车厢里,都装了三四条小塑料凳。“这些小塑料凳是为超载准备的,一辆面包车本来只能装六七人,但他们可以装到十五六人。”这位乘客说。

  记者了解到,今年7月5日,在高县庆符镇至汉王山的路上,就发生了一起乘客坐黑面包车死亡的交通事故。当时,这辆黑面包车上坐了7人,因车速过快,与一辆迎面而来,正常行驶的班线客车相撞,面包车上的乘客当场死亡3人。“由于黑面包车没有能力买单,最后由那辆班线车所在公司买单。”一位知情者说。

  高县公交公司经理梁世敬告诉记者,高县常住人口有4万人左右,按照公交车的正常配置比例是每万人配置12辆公交车,那么,整个高县就应该配置40多辆公交车,但事实上,整个高县只有10辆,主要跑庆符镇——文江镇。“按理说,10辆公交车应该是经营得走的,但是由于黑车太多,我们经营起来非常吃力,连年出现亏损。”梁世敬说。

  高县泰瑞出租车公司经理李彬生告诉记者,他们公司是2005年成立的,公司共有出租车50辆,刚开始时,出租车的生意很好,后来,随着黑车越来越多,甚至远远超出租车的数量,许多车老板开始把出租车转出去,有的出租车经过了四五个车老板。“刚开始时,我们公司每个月向每个车老板收管理费、规费等2500元,这些年物价大幅上涨,公司收取的费用反而越来越低了,现在每个月仅收1792元,尽管如此,还是吸引不了车老板,许多车老板都把车转出去了,改行开黑车。”李彬生说。

  李彬生告诉记者,从去年开始,他们就向县里反映过黑车问题,希望相关职能部门切实行动起来,坚决打击黑车,维护广大合法经营者的权益,为此,高县公交公司、高县联营车队、宜宾戎通公司高县分公司及他们的出租公司还联名向县里递交了《关于目前道路运输经营秩序状况的情况报告》,报告中详情罗列了几家公司辛苦调查到的黑车数量、牌照等,但是至今为此,这些黑车不但没有减少,反而又增加了不少。  (转自宜宾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