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彩业在澳门:美元深度绑架全世界:美元走强日 洗劫财富时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四海新闻网 时间:2019/11/16 07:44:43
美元深度绑架了全世界

  根据传统的国际金融教科书理论,当一国的政治、经济、军事等走强时,该国货币兑美元的汇率会走高;反之,当一国的综合状况变弱时,该国货币兑美元会走低。如果在第一象限里画图表示出来的话,就是一条斜率为正的斜线。如果对市场上各国的货币作一个全面观察的话,就会发现上述规则适用于99%的货币,唯一例外的就是美元!当美国实力走强时,美元会走强;但当美国或者其他国家出问题时,美元仍可能走得很强!为什么会出现这种独特的现象呢?原因就在于美元在国际金融体系中所拥有的独特霸主地位。

  美元从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以来一直充当着国际储备货币、计价货币、结算货币,成为国际金融体系内一日不可或缺的血液。美元的这种特殊地位决定了美元汇率变动的奇特轨迹:当美国或其他国家出问题时,国际金融体系会因为避险的需要形成对美元的巨大需求,而届时金融市场流动性的缺乏又将进一步推动美元汇率的大幅度上升。今年夏天美国两院关于提高美国国债上限出现争执,在大限来临之际,出于对美国可能出现违约的担心,投资者纷纷在市场上买进美元来避险,从而导致国际市场上美国国债以及美元汇率大涨。

  面对债台高筑的美国,全世界都在祈愿美国会能够顺利提高债务上限以便美国能借债还债。而欧洲多国却因为负债率太高而被投资者唾弃从而面临破产的绝境。这种强烈的反差清楚地表明了一个无可争辩的现实:美元已经深度地绑架了全世界!而世界各国对美元的心态可以用心理学里的“斯德哥尔摩现象”来概括,亦即被绑架者在和绑架者长时间相处之后会爱上绑架者甚至去主动帮助绑架者。这一切再次让我想起了尼克松时期的财政部长康纳利先生的那句名言“美元是我们的货币,你们的问题”!

  利用霸主地位洗劫他国财富

  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美国的国力不断增强、财富迅速增长,这其中固然有其鼓励创新、科技进步等多方面的原因,但利用其货币的独特地位洗劫他国的财富也是一个不争的事实。笔者所看到的最保守统计数字显示,以“广场协议”为标志的美国对日货币战争中,美国兵不血刃地洗劫了日本8000亿美元!令人不安的是,历史仍在不断地重复上演。2008年9月当有意收购雷曼的韩国要求美国提供担保时,出乎全世界意料之外的是,美国财长保尔森一口拒绝了韩国的要求,放任雷曼破产并重创全球。笔者2008年10月28日在一次演讲时曾预言:金融海啸至少有三波,第一波在美国当时刚刚爆发,第二波将发生在欧洲,而第三波将发生在新兴市场经济体。不幸被笔者言中的是,3年后的欧洲如今已经处于崩溃边缘了!保尔森当时的行为实在令世人费解:身为高盛前老板和在任财长的保尔森难道不知道雷曼破产的后果吗?为什么他愿意在危机爆发后用成千上万亿美元的真金白银来救援两房、花旗银行等各家机构,而不愿意向雷曼提供至多不超过几百亿美元的担保呢?笔者替保尔森给出的一个理由是:正因为他是高盛的前CEO和在任的美国财长,他太清楚美国经济里的泡沫有多大,当时即使勉强救助了雷曼,美国经济里的泡沫早晚还得爆破,但届时美国所有问题都将自己扛,并很可能会因此落后于欧洲、中国等竞争对手。而放任雷曼破产恰恰能在全球毫无准备的情况下把美国的问题有效地“分包”给全世界各国,从而完成了“自损八百,杀人二千”的战略目标,使得危机爆发后的美国在竞争对手也被拖入深渊的情况下仍然保住了全球的霸主地位。

  新兴经济体谨防资本出逃

  2008年次贷危机爆发后,“伟人”伯南克不知疲倦、夜以继日地印刷钞票,过去3年里的疯狂印钞行为已经逐步完成了美元在全球范围内的新一轮布局,而且必将在未来的某个时刻,例如欧债危机因失控而爆发,再次上演一出美元杀人秀!其具体过程如下:由于美国实体经济的不景气,2008年以来伯南克印刷的钞票经由美国发达的金融体系以及全球化的网络早已大量流入到新兴市场经济体,并且大量投资于各种非美元资产,例如粮食、原料、能源、中国大陆和香港以及新加坡的房地产、亚洲各国股市和货币等,并在全球流动性泛滥,尤其是新兴市场经济体内生货币井喷的大背景下实现了可观幅度的升值,新兴市场经济体如今面临着进口原材料和能源价格大幅度上涨、土地和房产等资产价格大幅度飙升、商品物价大涨、劳动力成本不断攀升、以及真正可以带动经济持续发展的新兴产业尚未形成而传统产业过剩问题进一步恶化的困境,整个经济体的负债水平大幅攀升,从而奠定了相关经济体货币未来下行的基础。而与之相对的是,美国持续进行去杠杆化调整,来自世界各地的商品争先恐后地输往美国以换取美元,与新兴市场经济体内生货币井喷局面根本的不同点在于,伯南克印刷的钞票大量地流向世界各地,去炒作别国的房地产、股市、货币等,以期在不远的将来斩获而归。颇具黑色幽默意味的是连被美军击毙的拉登的抽屉里都放着美元现钞。纵观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与众多新兴市场经济体,不难发现东、西方之间的不对称格局:商品西去、美钞东流;东方热胀(即通货膨胀)、西方紧缩。这种“东方越来越贵、西方变得相对便宜”的局面正在逐步奠定未来美元回流美国的基础,不久前某国际知名咨询公司的报告显示:在华投资经营的外企回流的意向在上升,而新增的外资来华投资的意向在下降。而就在笔者写本文的前两天,奥巴马总统公开呼吁在华的美国企业回美国。笔者以为,此刻伯南克眼里大概正在深情地注视着下一场即将到来的某个风险事件,例如欧元区崩溃。无论何种事件最终导致全球金融的剧烈动荡,都有可能直接引发下一轮资本从新兴经济体的出逃风潮,而美国必将成为出逃资本的接收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