类似20世纪少年的漫画:华罗庚也难解的一道中国数学难题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四海新闻网 时间:2019/11/18 17:41:14
2011-12-09 23:02:58
归档在 时评 | 浏览 57584 次 | 评论 95 条
咱是1966年上小学的——正值“文革”开始那一年。到了小学三年级时,学习成绩开始出现“偏科”现象——语文总是考九十多分,数学总是考三五十分。为此,望子成龙心切的父亲很不高兴。
咱之所以出现“偏科”,主要是数学应用题成了咱不能克服的一大学习难关——因为那时的学习应用题,总是让我的大脑陷入迷茫之中。
例:解下列应用题:
(一)、红星人民公社东风生产队去年上交国家公粮176500斤,余粮78630斤;今年粮食又获得了大丰收,东风生产队的贫下中农发扬“丰收不忘党和国家”的风格,在去年上交公粮和余粮数字基础上,分别增交15%和17%的公粮和余粮。问:东风产生队今年分别上交公粮和余粮多少?
(二)、在毛主席革命路线的正确指引下,我国工农业战线在‘文革’中捷报频传。为了发扬伟大的国际共产主义精神,支援世界各国人民的正义斗争,1969年我国出口粮食2674万吨,是1961年的10.7倍。问:1961年出口粮食多少吨?
………
看到上面的数学应用题,咱总是蔫头耷脑坐在讲台下面发呆:总是“又获得了大丰收”,总是“捷报频传”……然而,咱这里的“贫下中农”和学生娃娃却总是吃不饱,毛主席和党中央这样英明伟大,为何总是将那么多粮食出口去“支援世界各国人民”,就不给一点点咱这里的贫下中农和学生们哪?难道本国的“人民”就不重要?还有,1961年那年,听村里的大人说咱们县里饿死不少人啊(不准叫“饿死”,只能叫死于“水肿病”),为何还要出口粮食?……
人一发呆,答案也就一错再错了。
看到我数学成绩如此之差,班主任王老师也十分担忧,有一次上课时他语重心长地对我说:
“要成为一位又红又专的无产阶级革命事业接班人,对革命知识的掌握就必须全面,不能重文轻理!打个比方吧:将来假如你成为一位解放军的一位炮兵指挥员,到时毛主席和党中央派你率领一支导弹部队参加战斗,如果你数学太差,就不能让导弹准确地击中敌人要害。也就不能很好地完成毛主席党中央的命令。所以,一定要端正学习态度,把数学成绩提高上去。”
为了让自己的话更有说服力,王老师还在上课时出了这样一道数学应用题:
“用毛泽东思想武装起来的中国人民解放军指战员和工程技术人员研制出一种世界上威力最大、最先进的核导弹。如果这种核导弹每秒射程为5.15公里,而导弹发射地距离美帝国主义本土是18500公里。问:导弹发射后,多长时间才能打到美国?”
王老师这道应用题引起了我强烈的兴趣,革命情绪空前高涨:成为一位解放军“炮兵指挥员”,那可是“国家干部”,意味着咱不会像祖父、父亲一样,作“为革命种田”又填不饱肚子的“贫下中农”了。再说透一点,就是可以像那些县委干部和公社干部一样,每顿吃大米饭,经常吃便宜的“牌价”猪肉,穿体面的“的确良”、“的确卡”衣服,带上海牌手表……到时,再也不会像咱村里许多男“贫下中农”一样,三十好几还聚不上老婆了。
从此之后,咱学习积极性一度高涨得发烫,成绩当然也提高得很快。不过,高涨的学习热情很快又跌下去了。每次考试算术仍然是五十分以下。原因是:课本上的数学应用题,几乎都是“贫下中农丰收之后不忘党和国家”一类题材的。而现实中呢?咱这里的“贫下中农”和学生娃娃们,一直不能享受“世界各国人民”的待遇。……
有人或者会说:老李,不要总是停留在历史的阴影之中,要知足常乐——现在党和政府给你天天吃饱饭了,看你的照片,还挺着一个不小的“将军肚”呢!为何这时还要将陈年往事拿出来晒啊?
现实中也确实有太多人这样劝人们:要一分为二地看问题,现在比老毛时代好多了。有人甚至感叹:党和政府要养活十三亿人不容易啊!
其实,二十年前,曾经的“小平”迷李悔之也是这样“一分为二”看问题的———自古有言:“民以食为天”,小平同志领导我党大闹“改革开放”之后,“贫下中农”终于能吃饱肚子了。作为“贫下中农”一员的李悔之,甚至红烧肉也不太喜欢了。这时如果还是不知足,诚然是极不应当的。所以那时,每想到连“地沟油”也吃不上的毛泽东时代,咱总是站在小平同志画像面前,内心发出由衷的感叹:小平同志,你才是中国人民的大救星啊。
然而,当有人告诉我:十三亿中国人民并不是政府养活的,而是十三亿中国人民养活了政府;当我知道作为人,不应当像猪一样——以吃饱肚子为快;当得知当初咱们中国倾力出口支援的“世界各国人民”,日子其实比咱们中国人过得还好……咱老李从此便患了严重的失眠症……也就开始对简单的数学应用题发生了强烈的兴趣——严格地来说,是对一些简单的“算术应用题”发生了强烈的兴趣。
看题:
上世纪四十年代末到七十年代中旬的二十七年时间中,世界上有一个国家在漫长的政治斗争和大饥荒中,约有8000万人非正常死亡。问:如果这个国家当时的平均人口为七亿,那么这8000万人占这个总人口的百分之几?
有人或者会说:咱现在对历史老帐不感兴趣,你可以弄几道当今让大家感兴趣的数学应用题来吗?
其实,这也不难,下面,咱就弄几道来试试,不过,计算有点复杂,答案由要列位看官自己求得:
看题:
(一)、纽约,世界经济之都,人口1800万,GDP26000亿美元,“市领导”6人——市长1名,副市长3名,议长1名,副议长一名;东京,人口1300万,GDP11000亿美元,“市领导”7人——市长1名,副市长1名;议长1名,副议长等“市领导4名;中国铁岭市,人口300万,GDP46亿美元,人口是东京的五分之一、纽约的六分之一,GDP是东京的0.1%、纽约的0.18%,“市领导”却有41名——市委书记1名,副书记1名,常委11名,市政府市长1名、副市长9名、市长助理3名,人大主任1名,副主任7名,政协主席1名,副主席8名。就是这个市政府还有20名处级副秘书长,平均每个市长配备了两个秘书长! 问:铁岭市的“市领导”是纽约的几倍?是东京的几倍?
(二)、中国新乡市,人口565万,GDP100亿美元,人口不到东京的一半、纽约的三分之一,GDP是东京的0.9%、纽约的0.4%,但是市领导却是43名——市委书记1名,副书记1名,常委11名,市政府市长1名、副市长8名、市长助理4名,人大主任1名,副主任8名,政协主席1名,副主席9名。 这个市政府还有16名处级的副秘书长!问:新乡市的“市领导”是纽约的几倍?东京的几倍?
(三)、 2007年,中国“三公”开支9000亿人民币,是2007年国家支付卫生事业经费1800亿人民币的5倍!是2007年中央财政教育支出1100亿人民币的8倍!问:如果以每间五十万元计,能建成多少间“希望小学”?
有人或者会说:你举的都是老掉牙的问题了,能“搞搞新意思”吗?
看来,不弄出一个“原创”性的来,还真对不起列位看官了。那么看题:
中国国民党荣誉主席吴伯雄说:与所有民主国家一样,国民党在台湾只是一个“民间社团”,包括党主席在内的所有“党工”,皆不能享受公务员薪水待遇。
然而,有一个这样的国家:23个省,5个自治区,4个直辖市,2个特别行政区;50个地区(州、盟);661个市,其中:直辖市4个;地级市283个;县级市374个;1636个县(自治县、旗、自治旗、特区和林区),乡镇总数38290个,问:这个国家究竟有多少领取财政津贴的“党工”?(包括军、警、海关等部门的政委、教导员、指导员)?
有人或者会说,你这题不规范,应列数字不清,不能算“数学应用题”!
——确实如此!不过,对此咱也是有理由的:连一个乡镇、居委会的“党工”都是多少不一的,谁能列举确切数字?
上面这道“数学题”,我想纵然华罗庚再世,也怕难于弄出一个准确的数字来吧?
既然上面那道题“不规范”,那就弄一道“规范”一点的题吧:
如果有一个国家享受国家财政津贴待遇的“党工”人数有800万,每个人每年总薪酬按50000元(不包“三公”和医保享受),那么,这个国家每年用在“党工”方面的支出是多少?如果这个国家以13亿人计,人均负担又是多少?
(注:如果有人认为“享受国家财政津贴待遇的‘党工’人数有800万”失实,欢迎辟谣。本人愿承担法律和非法律的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