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世纪少年吴雨霏:【原创作品】重新考察中国万里长城、银川古城的雄才伟略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四海新闻网 时间:2019/11/22 10:59:24
一、 唐太宗李世民首创长城“我像人”文明精神之延伸








自古以来,中国就是一个以汉民族为主体的多民族国家。汉族和各个兄弟民族人民共同劳动,共同进行反压迫斗争,共同创造了大量的社会物质财富,共同创造了多民族融合灿烂的古代文化和文明。



中华民族古人在于创新出“中国是一个礼仪之邦,文化之邦”,共同探讨、探索唐太宗李世民开创不修万里长城,建造非实体的万里长城“我像人”文明精神,其深远意义,在于以史启文,以文启人。



可以说,经过对银川玉皇阁独特的建筑设计外在形象研究发现,它是形象一座牛头的建筑造型。要是从创造性的银川玉皇阁整体布局上看,设计独特在于楼上一西一东两座钟楼、鼓楼的对称协调,形象牛的两只角,楼上大殿正南开着两个对称的圆型窗户,它们似乎是在直视前方的神态,形象牛的两个眼圈;楼上座北面南,正中间悬空下来凸出的小阁台,是形象牛的鼻子;楼下南北相通的穿街券门洞,是形象牛的嘴巴。其中人性化的内涵所在,从创造性的银川玉皇阁整体设计独特,并不是一句空话。


考察唐太宗李世民首创长城“我像人”文明精神之延伸,她是孕育了古老灿烂的中华文明。银川平原素有塞上江南“鱼米之乡”的美称。贺兰山绵亘于银川平原的西北部,南北长290多公里,东西宽15~60公里。



准确的说,中华文明的万里长城从历史、地理作用的自然环境来研究,分为两种,一种是实体性的万里长城,另一种是非实体的万里长城,它们都能够起到军事防御的价值和意义,在维系中华民族融合、推动民族和平、繁荣发展不可代替的作用。


中华文明绵延五千年的悠久历史,造就了许许多多闻名遐迩的历史文化古城,尤其考察唐太宗李世民开创长城“我像人”的文明精神体现,作为人类文明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她不仅是属于中华民族的,也是属于世界人民的。历史事实证明,这一点大概是中国传统“教化”的文明结果。总之,只有国家统一、民族团结、社会稳定、各族人民休戚与共、和睦发展,才可能确保中华文明的发展进步和各民族融合的繁荣富强。



如同研究银川玉皇阁整体建筑文化之根和发掘之路,这不仅也是涉及到中国传统的“礼仪”建筑文化,南券门有“帝鉴”,北券门有“天烙”的题字。中国开创银川古城玉皇阁整体建筑艺术上是以中国传统“立人之道”的社会人文精神,追求着中华民族和平的行为准则。也是以中国传统刑、德并用,起到正南有一“卧象人”文物(2005年银川市文物局盲目修缮中遗失民间,六年多来,就是从不承认对国家文物的严重破坏?)象征阳德;北面有一“大铁人”文物(文革被毁)象征阴刑的理法观念。


二、依据唐太宗李世民开创“灵州会盟”,开辟新的“丝绸之路”灵州——银川——凉州道的历史文明,建造银川古城海宝寺塔后卧佛殿“卧佛”,象征贺兰山为“天山”;仿照史称京城的“天桥”建造“贺兰桥”的人文内涵;建造“卧佛”、“卧象人”寓意长城“我像人”文明精神的形象化模式等等,人们很难相信,这却都是唐太宗李世民不修万里长城和开辟新“丝绸之路”的历史事实。



关于银川海宝寺塔后“贺兰桥”,仿照史称京城的“天桥”建造的故事,说来话长。据说不仅唐代建造“贺兰桥”的形象化模式,今天也许是只有银川海宝寺塔后“贺兰桥”实物能证明。这里,再次说说银川海宝寺塔后,卧佛殿“卧佛”,传说卧佛殿“卧佛”,是唐代所建,奠定了银川海宝塔寺的坚实基础。要比张掖古称“甘州”的“卧佛”还要早500年。也许值得询问的问题太多了,不说别的,光涉及“卧佛”的传说就扑朔迷离。是山西平遥的先民当作崇敬、仿效的对象,而且还借此仿照银川海宝塔后“贺兰桥”的形象化模式,被山西平遥的先民移回了故乡,也建造了一座“贺兰桥”。



考察唐太宗灵州会盟历史悠久,文化传承深厚。平心而论,笔者是经过山西晋商“天成西”老字号祖祖辈辈、世世代代相传,更是二十多年反复考证中国史册。唐太宗“灵州会盟”,李世民开创银川贺兰山拜寺口非实体长城“天可汗”会盟台,它是唐代开始了正式的会盟地方;李世民提倡长城“我象人”的文明精神,这是一项中华文明的“大文化”概念。 同时,唐太宗李世民开创非实体长城“我象人”的文化和文明精神,她们又是具有中华民族的祖根文化与文明含盖意义。


为什么只有中华文明的唐代不修万里长城?!研究唐太宗李世民首创“我像人”文明精神之概念的提出,要从中国西部唐代开创银川古城特定区域的万里长城整体建筑设计角度出发,要重新审视唐太宗李世民首创“我像人”文明精神之根与贺兰山拜寺口非实体长城“天可汗”会盟台的重要性。据悉,李世民首创“我像人”文明精神之根,制度始于大唐武功鼎盛之贞观时期,衰于安史之乱,其中“天可汗”制度的兴、衰一千三百年,则于大唐的国力和多民族融合紧密相连。



通过研究唐太宗李世民首创“我像人”这一独特的非实体长城文化现象,中国唐代是结合不修筑万里长城,十分注重塑造“丝绸之路”灵州道—银川—凉州道;塑造其长城“我像人”文治与教化“至善”的道德人格;注重培养具有中国长城民族的“君子”品德。可以进一步领略中华文明的唐代不修万里长城的本质和内涵、源流和发展、价值和意义、传承和推广,从中会获得许多中华文明唐代不修万里长城,弘扬“天可汗”会盟的民族凝聚力、提倡“我象人”的文明精神。 探索考察银川贺兰山长城“天可汗”会盟台、“我象人”的文化精神,这是个特殊的非实体中国万里长城典型。进一步研究银川贺兰山长城“天可汗”会盟台,长城“我像人”文明精神,长城“我像人”文明精神与历史文化的魅力太大了。



依据研究唐代,为什么秦琼、尉迟恭(尉迟敬德)这两员大将,守在宫门保驾,便成了中华门神??经过考察,果然有其依托中国历史的文化背景。据悉,秦琼、尉迟恭不但是唐太宗李世民身边的两员大将,而且尉迟恭还是镇守中国西部银川长城边关的一员名将;是他带来的三万山西大军开通了银川唐徕渠,实现了屯垦戍边;是他督建开创了银川古城整体建筑设计人文精神的形象化模式等等;并且留下唐代不修万里长城,实现着唐代“天可汗”会盟精神、突出着长城“我像人”文明精神、和实线着中华文明长城民族的“我像人”君子品德。



有理由说:中华文明五千年伟业,奠定了中国万里长城历史文化的基石。学习唐代“天可汗”会盟精神、探索长城“我像人”文明精神、研究中华文明长城民族的“我像人”君子品德,她们大都是充满了神美、神奇和神秘。譬如像是大自然赋予我们的“自然美”;人们欣赏长城“我像人”文明精神,赞美、评说、描绘,是一种对中国长城建筑和中国文化美的“审视”;把中国长城“我像人”文明精神的自然与人类民族融合在一起,更是反映出一种“社会美”,它们应该是我们每一个中国人追求的万里长城“诚信”目标。



弘扬银川古城长城“我像人”文明精神;弘扬中国唐代“灵州会盟”文化的民族凝聚力源远流长。她们不仅是中国人现在行动的参照,更是发展中国人类文明之路及世界人类未来“诚信”之路的坐标。



过去,我们爱讲祖国万里长城的博大精深。我也以为,一个民族,要看你现在的这一代人,对自己的万里长城历史文化知道多少,是不是为自己的万里长城历史文化,真正的感到骄傲和自豪,是不是有着强烈的万里长城历史文化自尊?如果没有,就谈不上人民对中国万里长城历史文化的了解,更是谈不上弘扬中国长城“我像人”的文明精神。


三、作为中国唐代不修万里长城,李世民开创银川古城长城“我像人”文化的本质,它所确定的与中华民族文明精神一脉相承。同时在新的历史条件下加以弘扬和发展,从而会集中体现出中国万里长城“我像人”文化和现代的银川城市文化于一体的特色文明精神。
  

第一,唐太宗李世民首创非实体的长城“我像人”文明精神体现,她是中华各民族间的和谐之美与人文精神的有机结合,为弘扬中华民族优秀的文化传统提供了载体。一是唐太宗李世民开创银川古城的“礼仪”建筑规划体现,突出了中华各民族间人与人的辩证统一的“诚信”关系;一是它们完全符合中国文化传统“抱圆守方”的法则,完全符合“圆为万变,方为宗,以方生圆是修身”的人生观念;一是它们体现了中华各民族间刑、德并用、理与法的人文世界观、价值观的思维模式等等;一是提倡中国万里长城“我像人”的进取精神,实线着中华文明长城民族“我像人”的君子品德。


   第二,唐太宗李世民首创非实体的长城“我像人”的精神体现,反映出中华各民族间的文化互动相融关系,对树立中华民族“大文化”观念具有着积极意义。从中国长城的历史文化考察上看非实体的长城“我像人”现象,就是城市与文化相互交融的长城产物。中国唐代不修万里长城的本质和内涵,古代中国人是依托长城来彰显文化,凭借唐代不修万里长城来提升城市文化,这是为昔日的中华各民族间融合,已经提供了成功的典范。
  

第三,唐太宗李世民首创长城“我像人”的精神体现,他是集中整合了中国万里长城历史文化的相关资源,有利于对中国长城文化的产生和城市文化创新。中国万里长城的历史文化乃至国内外有关的典籍资料、实物长城文物遗址和研究成果数不胜数,为唐太宗李世民首创非实体长城“我像人”题材的产生,提供了丰富多样的证据和资源。



弘扬银川古城长城文化需要发挥自身优势,大范围整合并有效开发利用非实体的长城“我像人”文化资源,特别是我们对物质崇拜有加而对精神文明不够重视的今天,必须大力倡导长城“我像人”的文明精神、思想和人格,使之在新的时代,中国长城“我像人”的文明精神得到发扬光大。



今天,在城市文化世界一体化的时代背景下,重新审视长城“我像人”文明精神的历史成就和文化现实意义,就更应当自觉运用中华文明“大文化”的观点,才能促使中国长城文化融入世界一体化的大局之中。历史证明,唐代不修长城,唐太宗李世民首创非实体的长城“我像人”文明精神的发展引领作用,她是提高了中国万里长城的整体素质和发展的最高境界。




我们可否这样认为:对中国万里长城“我象人”有根有据的自觉确认,就是对“人之所以为人者”的把握,亦即对中国万里长城“我像人”的历史文化之本质的揭示。如果我们都能站在中国万里长城“我像人”文明精神的、思想和人格角度考虑问题,中国万里长城“我像人”的人文精神体现,它是中华民族五千年历史文化的沉淀,具有中国唐代开创新的丝绸之路灵州——银川——凉州道不竭的历史生命和无穷的文化魅力!!!



最终,令人十分忧虑的是,这些最能完整地代表中华民族悠久灿烂文化的万里长城文物遗迹,在历尽沧桑,饱经自然和人为因素的破坏后,大都已面目全非,面临湮没的威胁。如何保护这些长城古城的历史文化价值,如何保持银川古城非实体的长城“我像人”文明精神、思想和人格魅力,使它们在科技进步的时代,仍能保持其中国万里长城个性,并富有创造性地留传给后代,这是我们每一个中国人有着不可推卸的历史使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