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空间女主文完结:粉碎四人帮的前夜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四海新闻网 时间:2020/02/17 22:07:31
凤凰卫视 > 凤凰节目 > 凤凰大视野 > 正文步步惊心 粉碎四人帮之夜2007年11月08日 16:58凤凰网专稿 相关标签: [叶剑英] [凤凰大视野] [粉碎四人帮]

叶剑英密会老一代革命同志

这里是位于北京后海的小翔凤胡同,距离燕京八景之一的银锭桥只有几步之遥,这一带现在既是民居也是半个旅游区,游人们坐着三轮车经过时,不会有人知道,三十年多年前,这个不起眼的灰色小楼里,曾经酝酿着一场改变中国命运的政治行动。

这所房子,这个院儿,这个大门,就是叶帅在城里的故居。是1971年林彪灭亡以后,叶帅接替林彪主持军委日常工作的时候,从北长街八十一号的城内的原旧居,搬到这里来了。这里曾经发生过很多很多的事情,在1976年毛主席去世,粉碎四人帮的前夕的那段最紧张的时刻,这里也成为叶帅和一些老一代无产阶级革命家频繁的 秘密的来接触的一个地方。

叶剑英凭着多年的政治经验和洞察力,已经感觉到一场更大的政治风暴就要来临,但他并没有马上考虑具体行动,而是与昔日的老朋友们频频见面,进行微妙的交流。

叶剑英的秘书:特别是唐山大地震以后,同叶帅来来往往的领导同志、高级将领,就更多了。一个是王震,王震就不断的一会儿到叶帅这儿,一会儿就到别的地方去了,那么有两次,一次是陈云到叶帅家,一次是邓颖超到叶帅家,那时我就亲自在场,要到汪东兴那里,进中南海,都是一个门进,另外一个门出,不走同样的路线,我感觉到不光我,恐怕我们这些秘书都觉得,肯定都是商量大的问题,当时的政治形势极其敏感,任何踪迹的泄露都可能造成麻烦。”

大战前夕 叶剑英一夜搬三次家

叶剑英的秘书:“叶剑英在这段时间,每天都生活在高度警惕中,连他贴身的保健护士都不明白个中原因,每次只要他们来到家里,或者他去的时候,都要嘱咐周围的身边,把那个录音机开响一点。我当时就不理解,我说本来耳朵就不好,坐在那儿还得这么样去说话,还得把那个收音机放大点声,不了解这是怎么回事,这不是更听不见了吗。后来我就问他,你们都耳背还把声音调那么高,他说这是防窃听,你知道吗。”

在外人眼中,老帅的生活一如既往的平静,会客 读报 批文件,但叶剑英自己清楚,他也许面临的是人生最危险的一次抉择,为了不让四人帮一伙掌握他的行动轨迹,老帅频繁的变换住所,但却从来不提前通知,在身边随员眼中,老帅象在经历一场大型战役的前夕。

叶剑英的秘书:“这个事情在那段时间,已经是,就是很经常的事情,有时候一晚上可以搬三次家,就是你把那边刚安顿好,也像刚才我说的,刚安顿好 都做好了,你睡了 或者刚躺下半小时,突然间一个电话:走,又搬家。又搬到另外一个地方去,搬家。我们也搬习惯了,所以我们身边的东西,都是随手一提楼就可以走的那种,都是随手拿的,后来我说,你这一夜搬几次家。也睡不好觉了你干吗呀,他就说,他说,狡兔三窟。

叶剑英希望与四人帮进行一场有必胜把握的战斗,他通过与朋友同事们的频繁接触商量,心里逐渐形成了完整的计划,但还在等待最后的时机。9月21号,杨成武同志来看叶帅的时候,他就跟杨成武同志讲,这个我们是没有听到,但是叶帅后来跟我们说了,那段时间很机密的,他不可能让秘书知道,就是讲四人帮走以后,以后反革命,他们有江青的特殊身份,是什么事情都可以干得出来,所以这个事情,要敢于去改。

叶帅说,要采取非常手段,要采取党内正常斗争的手段解决不了问题。所以叶帅和老华(华国锋)他们俩挂帅之外,他还特别对我,有个别的交代,特别是保密,特别是不要到他那儿去,不要暴露秘密

所以我觉得叶帅是很谨慎、很细致、很具体的一个人。当时叶剑英办公室仅秘书就有20多人,其中有的已经跟随叶帅多年,尽管大家都有预感,但无论贴身警卫还是机要秘书,没有一个人提前知道叶帅心中的计划,他把惊涛骇浪都藏在了自己心里,以前实实在在说,不知道,就是一点透露的消息都没有。任何人不知道,如果有一个人走漏消息,那么后果不堪设想,人头都要落地。如果是我们胜利了,我们代表人民的利益,我们的革命就能往前发展了。如果是失败了,我们是掉脑袋还是住监狱啊,要有这个准备。”

层层布网 粉碎四人帮惊心夜

1976年10月4日,光明日报头版头条发表了署名梁效的文章《永远按毛主席的既定方针办》,四人帮发出了明确的夺权信号,并把矛头直接指向了华国锋叶剑英为代表的党中央。叶剑英认为不能再拖延了,应该以快打慢迅速解决四人帮。他再次来到了时任中央警卫团团长汪东兴的住处,分析了当时的形势,也分析了党的形势。最后,他说那我们就这样子定了,不要变了。

叶剑英和华国锋、汪东兴精心的安排了一次特殊的政治局常委会会议,出席会议的是当时的政治局常委华国锋、叶剑英、张春桥、王洪文。为了解决姚文元,以审议毛泽东选集清样为名,通知他也参加会议,江青另行解决。

当事人:“10月6号下午四点多钟,将近5点了,汪东兴打电话把我们叫到办公室,东兴同志问:你们还有什么问题?就这三条讲完了,还有什么问题?我说,我有个问题,如果有人打枪、开枪怎么办?东兴同志说,如果有人开枪,你们就往死里打,打死了你们没有责任。”

这个事情,为什么请示这个呢,就是针对王洪文。那个时候,王洪文是每天到处打枪,就是说王洪文是最难对付的。因为他有枪,他是党中央副主席,他又年轻,他才四十多岁,所以8341部队准备了四个人对付他,一个人缴枪,三人抓手和抓脚。

10月6日晚六点半左右,叶剑英的专车从西山开出,与往日不同,老帅显得有些兴奋,不停的向警卫提出问题。快到木樨地的时候,他又提出来,马头你再看看注意,钓鱼台方向有没有红旗车过来,快到六部口的时候,他又提出来,你对中南海熟吗,对怀仁堂熟不熟啊,我说,熟啊。他说,怀仁堂有没有后门啊。我说,有后门啊。能进车吗?我说,能进车。这时候我心里就想,老帅今天怎么了,怎么连续提出这么多问题来呀?”

傍晚七点整,叶剑英准时到达中南海怀仁堂,与华国锋一起在正厅就坐,而汪东兴则隐蔽在屏风后面,指挥现场行动。中央警卫团的战士们,每人配备了武器弹药,手铐毛巾,分别在各自的集结地待命。

当事人:“7点55分,王洪文首先出现,我在正厅正好踫到王洪文,他们就按,按不住,我就照着他的腿给了一脚,给他按在地上就拉出去了。张春桥随后出现,警卫团冲上三人将他双臂架起,架起来以后他就惊呼:你们干什么?我们当时首长都在眼前,我们也不好说什么,你们干什么?惊呼、大叫:你们干什么?

8点15分,姚文元出现,他在被捕过程中反抗激烈,并企图呼唤自己的警卫,前面有一个人堵着,我们上去三个人把他抓住了,抓住以后他吵吵嚷嚷叫他的警卫员,"小朱 小朱"一直喊叫,我们跟他说你不用叫,叫了也没有用。姚文元被解决的同时,江青也在中南海自己的住地被带走。

直到抓了四人帮的当晚,后半夜,那时候叶帅才给家里打了个电话,说现在四害被除了。当时讲除四害,什么是除四害?那时候不是搞卫生运动嘛,苍蝇、蚊子、老鼠还有臭虫,这四害。开始麻雀,后来变成臭虫了,这四害除了,指的是四人帮。”

当天晚上,叶剑英和华国锋一期召开了政治局会议,宣布了粉碎四人帮的消息,在场所有人欢呼雀跃,有的老人犯了心脏病,这是叶剑英最为危险,也是完成的最精彩的一次抉择。事后他自己评价这件事情,用了一句毛泽东诗词:无限风光在险峰。